手机成为人们最亲密的物品,iPhone 发布前的 YY

随着新 iPhone 手机发布时间的临近,说实话,感性的我又有些蠢蠢欲动了,但是,理性的我告诉自己,这可能是一笔冲动的消费。

之前聊过我对于电脑的需求,电脑是生产力的主要工具,买电脑往往没有那么纠结,需求到了,买就是了,没有什么顾虑,毕竟要靠这玩意吃饭不是。

而手机却不一样,对于我来说,手机不仅不是生产力的工具,相反,往往还是阻碍生产力的主要因素。

如果单单从生产力的角度来看待手机的话,确实有点不合适,毕竟手机的定位并不是一个生产力工具,而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手机是我们最亲密的数码设备了,它几乎就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。我有时在想,我身上的物品中,哪一样与我最亲密?

庆幸的是,不是手机,而是眼镜;悲哀的是,眼镜之后,看得最多的就是手机。

每天早上一睁眼,第一步是找眼镜,紧接着就是找手机,关掉那可恶的闹钟。

挣扎着起床之后,打开音乐 App,放一首醒脑的音乐,洗漱收拾。

收拾完毕之后,地铁通勤上班,拿出手机刷卡进站。

通勤的过程中,无聊等待,打开资讯类 App,看看新闻,或者,打开股票类 App,看看昨晚的美股趋势,又或者,打开学习类 App,听听课程,打开读书类 App, 看看电子书,如果头一天晚上没睡好,就打开 FM App,听着舒缓旋律,眯着眼,打会盹。

到公司附近之后,在就近的早餐店,用店家 App,点一份早餐,手机付款,对了,进早餐店之前,还要出示一下健康宝。

拿上早餐到公司工位上,边吃早餐,边刷会微博,对了,不能忘了还要用钉钉 App 打个卡。

要进入工作状态了,打开 Todo App,看看今天的任务都有哪些,工作期间,时不时要通过微信 App 进行联系,必要时,还会用到手机的电话功能。

到饭点了,打开外卖 App,打发一下午餐,吃完后,随手给店家打个 5 星评价,为了索要那 3 元红包。

下午犯困摸鱼的时候,打开娱乐类 App 看看帅哥美女的短视频,提提精神,偶尔心情比较好的时候,也可以使用手机在线下一单卡布奇诺,改善一下枯燥的社畜生活。

下班通勤回家的路上,骤然发现,这一天又又又就这么度过了,内心有些愧疚,赶紧打开那些贩卖焦虑的知识付费类 App,续点鸡血,补给一些精神食粮。

到家后,往那葛优一瘫,还是犒赏一下一天的辛苦工作吧,打开电视,在手机上找个电影,投个屏,看个电影。

睡前检查一下手机上设置的那些闹钟,抱着手机,安心的睡下了。睡梦中,继续梦见明天社畜的一天。

手机几乎就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,除了上述场景,还有诸多的生活场景,都已经紧紧跟手机绑定在一起了,衣食住行几乎所有能被挖掘的,有商业价值的场景,都已经被挖掘出来了。有时想想,不知这是幸运的时代,还是悲哀的时代。

说了这么多,就是为了表达,手机已经不只是个工具这么简单了,它就是你自己的一部分。

庆幸的是,对于身体的「这部分」,现阶段的我们,还是能够掌控的。

你想要它成为一个效率工具,它就能成为你的移动助理;你只拿它用来娱乐消遣,它就能让你玩物丧志。

这里的关键是,我们是要通过手机获得我们需要的服务,还是被动接受它给我们提供的服务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